网站首页特色旅游世界道家祖庭
中国道教文化的屋脊 世界山水交融的典范 ---龙虎山
发布时间:2016-06-18浏览量:388

一、《江西日报》

 

龙虎山:无法复制的人间传奇

 

江西日报记者江仲俞

 

山虽然是丹霞地貌,但在悬崖峭壁间藏着跨越了时空的谜,山已无法复制。

 

水虽然也是九曲回肠,但在龙虎山中流经了千年,人不能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何况是川流不息的泸溪河!水更是无法复制。

 

人虽然羽化登仙,但故事已经变成传奇,传奇无法复制。

 

但山和水,故事和传奇,都在人间,在人间的龙虎山。

 

 

 

龙虎山进入了2007年的春天。

 

这个春天的龙虎山有许多好消息。

 

把龙虎山称为“炼丹之处红崖显”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在这个春天再一次关注龙虎山,有意让龙虎山作为江南山水的“形象代言人”。我似乎看到了站在世界地理舞台上的龙虎山,正一袭红衫,顾盼自雄。

 

而3月25日,世界地质公园国内评审会的结果,又把龙虎山向世界地理舞台推进了一步。这一天,龙虎山和国内另一家地质公园一道,成为我国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两个候选单位,角逐世界地质公园的一席之位。

 

厚积薄发的龙虎山,勾起我连绵的相思,有如一部抒情诗,让我畅想,让我沉醉。

 

 

 

第一回:昼夜常思鹰潭好,春秋不老龙虎山

 

就像一名网友在论坛里回一个“龙虎山”帖“不当仙女已经很久了”(“仙女岩”为龙虎山一大绝景)一样,我离开鹰潭也有些时日了!

 

但是,人虽然离开了鹰潭,但心还是被那一弯清流牵着,鹰潭的山水经常走进我梦境之中。于是我“篡改”了龙虎山道教宫观正一观的联句“昼夜长明羽人国,春秋不老药仙宫”:“昼夜常思鹰潭好,春秋不老龙虎山!”

 

因为,“亿载造化,千古人文”,冠在龙虎山的头上,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不管春秋代序,但有着文化灵魂的龙虎山,有着灵山活水的龙虎山,永远不会老!

 

鹰潭虽然是江西一个人口较少、面积最小的设区市,但鹰潭的龙虎山却拥有2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在江西几大名山中,却不居其后。龙虎山是鹰潭的灵魂,是鹰潭、江西和华东地区的“后花园”。

 

鹰潭虽然设立省辖市,只有20多年,但这里的角山文化,却留下了完整而发达的陶器制作工厂遗址;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一天,道教正一教第一代天师张道陵踏进了龙虎山,从此奠定了龙虎山作为道教祖庭的地位;而龙虎山东部的象山南宋理学家陆九渊的“象山书院”遗址,又让喜欢读书的人踏访、追忆。

 

我曾经很多次沉迷在鹰潭的文化氛围中。这里人口不多,但就像一家人一样和谐相处;不是很富,但也没看到贫困;离鹰潭市区十几公里,就是气势磅礴的排衙峰,就是回肠荡气的泸溪河。更令人神往的是,道教祖庭的天师府就坐落在千年古镇上清镇的民居之间,府院和民宅一墙之隔,仙风道骨和百姓俚语夹杂流传,有缘千载,相安百代。

 

人的成长和变化离不开一方水土。当我呼吸着龙虎山吹来的风,喝着泸溪河里的水时,我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很平和。当我离开鹰潭这片土地的时候,竟有些依依不舍。我在鹰潭留下了故事,留下了激情,也许我离开鹰潭时揉进了龙虎山的红,渗入了泸溪河的碧,但我想,许多游客都会和我一样,在离开鹰潭的那一刻,化不开的是一种满足,是一种回忆。

 

不敢说这是融入了道教灵魂的龙虎山的赐予,不敢说是龙虎山的灵气的浸染。如果真要寻找答案的话,只能说,是龙虎山的包容和深邃,给了我们整理内心世界的灵感。

 

龙虎山没有高耸入云的悬崖绝壁,没有奔腾入海的急流险滩,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龙虎山不争山高,却“争”到了张道陵则名;张道陵在正一观后面的山中炼丹,“丹成而龙虎现”,龙虎山之名自此行世;但这只是龙虎山传奇的一个细节。后世的诠释,也停留在龙虎山山水蕴藏着龙虎之气上,并非此山似虎,那崖像龙。现代人在给龙虎山各景点命名时,也避开了“龙”、“虎”之名;第30代天师张继先自幼聪颖过人,9岁嗣教,12岁应诏。宋徽宗问:“卿居龙虎山,曾见龙虎否?”张继先说:“居山,虎则常见,今日方睹龙颜。”龙虎山的圆融和舒缓,正是道家如水的境界。有一件不为外界所知的细节可以感知龙虎山的“平衡作用”:现在赣东北环旅游圈已经形成,旅游团游了其它景区后,旅行社总要想办法,安排时间把旅游团拉到龙虎山仙水岩吃一顿饭,以弥补途中在其它景点留下的遗憾。旅行社把龙虎山作为一个歇脚用餐的地方,以达到游客的满足和平衡,说是龙虎山道教精髓的发扬,一点也不是牵强附会。

 

 

 

第二回:阴阳共处万物苏,和谐之地山水荣

 

如果龙虎山是江南山水的形象代言人,那么,金枪峰和仙女岩是龙虎山的形象代言人。

 

金枪峰和仙女岩是两大象征着男女性征的绝妙景点。有人说,这反映了人类对自然的崇尚,对父母的敬爱。

 

无论是导游“男人看了笑哈哈,女人看了羞答答”的暧昧讲解,还是游客对这两处景观抱有多种见解和理解,金枪峰和仙女岩无疑是龙虎山的招牌经典。离开了仙女岩和金枪峰,龙虎山将逊“色”不少。

 

这是人对生命的崇拜。

 

行色匆匆的游客并不会对这两处景点作深度的研究。比如仅从颜色来区分,金枪峰遍体金黄,而仙女岩则灰暗潮湿。

 

可以这样理解,金枪峰立于田野之中,旁无遮拦,率性外露,旭日东升则享受阳光,甘霖普降则尽情沐浴;而仙女岩常年背阴,似深闺少女,把下体露在隐蔽之岩,恰到好处。

 

还可以这样理解,阴阳共处万物复苏,和谐之地山水共荣。龙虎山的美妙尽在不言之中。

 

也可以这样理解。金枪峰接受的日照最多,所以此处的岩体最红。《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认为中国的丹霞地貌有七处最美,其中龙虎山的特质是“炼丹之处红崖显”,虽然都是丹霞地貌,但再加一个“红”字,道出了龙虎山“丹”上还“红”的不同之处。

 

正是因为这一点。在3月25日的北京,在鹰潭人翘首以待的世界地质公园国内评审会上,龙虎山以其在全球极具代表性、典型的奇特珍稀丹霞地貌及丰富的地质遗迹挤身榜眼。

 

在这个评审会上,专家的意见最具权威性。评审委员会专家、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顾问、中国地质科学院教授赵逊介绍说,龙虎山是我国丹霞地貌最为发育完全的地区之一,其丹霞地貌典型多样,火山岩地貌及典型地层剖面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和审美价值。评审委员会专家、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国土资源部国家地质公园评委会专家李凤麟说,龙虎山丹霞地貌类型齐全,形态多样,景观奇特秀美,宛如一幅壮丽的山水画,为世界所罕见,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和科普教育价值。

 

丹霞地貌并不少见,但龙虎山是我中国丹霞地貌发育程度最好的地区之一,龙虎山地质构造上属于信江断陷盆地。盆地中有活火山喷发并沉积了河湖相泥砂质岩石,为形成龙虎山火山地貌奠定了物质基础。到晚白垩纪时,盆地扩大并沉积了一套厚层紫红色河湖相的砾岩、砂岩,为形成龙虎山丹霞地貌提供了物质条件。

 

让我们用科学的数据来说话:

 

中国丹霞地貌150多处,而被权威机构和游客认同的七大最美丹霞山,龙虎山是其一。

 

龙虎山各山体地形高差相对较小,最高只有240米左右,虽然没有跌宕起伏,但舒缓柔和之美,似全中庸之道。

 

丹霞地貌类型有23种之多,种类之多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分布集中,面积约40平方公里。

 

如果说各具形状的龙虎山诸峰是形神具备的话,那么分布在泸溪河两岸悬崖峭壁上的202处“悬棺”,以及丰富的崖墓文化,则是龙虎山丹霞地貌的魂。

 

某种意义上说,龙虎山的旅游业是以悬棺“开路”的。1978年,邀请专家对崖墓文化进行了第一次考古。显然,这是粗线条的,只是出土了一批文物;过了11年,我国和美国组成的崖墓研究课题组研制了了仿古吊装法。后来,龙虎山把这一方法改装成一个传统的表演项目,让龙虎山一家常年在野外采集草药的李氏几兄弟联手表演。这些年过去了,这台在悬崖峭壁上的杂技表演还是会让游客着迷。

 

但是,对古人崖葬技术和动机,这还是一种初始的解读。鹰潭两次悬赏,征求破解龙虎山的墓葬之谜。2005年,中国社科院、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美国哈佛大学、意大利驻中国大使馆、韩国文化财研究所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20多位专家,又一次对龙虎山悬棺进行科学考察。考古学专家就几个问题“叩问”悬棺里的“古人”:有些洞穴棺木无法用仿古吊装法入洞,其棺木是如果入洞的?古越族中,什么样的人能够享受崖葬的待遇?为什么要采用这种绝壁洞穴法墓葬?考古专家按水、陆、进洞三条线路同时进行,实地考察了仙水岩、仙人峰和米仓峰等崖墓后,再一次得出结论:悬棺仍然是千古之谜,要科学揭开这个谜,目前还为时尚早。

 

也许,这个谜还要解上两千年。因为对自然界来说,象征着生命的金枪峰和仙女岩和象征着死亡的崖墓,都是一个个谜。

 

 

 

第三回:天师府上神仙客,龙虎山中不思归

 

没有龙虎山,道教的传承也许少了龙虎山一脉;没有道教,龙虎山更会失去厚重和辉煌。

 

一家新加坡的媒体这样报道:“如果你是一名虔诚的道教徒,号称道教四大名山之一的龙虎山,更是值得前去朝拜一番!”龙虎山在华人社会中,龙虎山,已经建立了道教第一圣地的地位。

 

一位名叫施耐庵的作家写了一本《水浒传》,开篇第一回写道:宋仁宗“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太尉洪信为天使,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来朝,祈禳瘟疫。”到了龙虎山,“但见:遥山叠翠,远水澄清。奇花绽锦绣铺林,嫩柳舞金丝拂地。”大小官员出来迎接,龙虎山上清宫住持道众听说洪太尉来了,鸣钟击鼓,香花灯烛,幢幡宝盖,一派仙乐。当时的上清宫呢?在施耐庵笔下,青松屈曲,翠柏阴森。阶砌下流水潺湲,墙院后好山环绕。鹤生丹顶,龟长绿毛。

 

一位老年游客在他的博客上写道:天师府头门上有一副对联:“麒麟殿上神仙客,龙虎山中宰相家”。意思是这位“神仙”是有道德、有地位的人。天师府的二门上也有一副对联:“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看到这副对联,我想起大观元年(1107年)第30代天师张继先对皇帝说过话。当年传说宫中有妖,皇帝命天师祛灾。张继先说:“臣闻邪不干正,妖不胜德,陛下修德,妖必自息。”政和二年,皇帝又遣使复召,张继先以疾托辞,但还是派弟子前往皇宫致谢,“再三以修德弥灾为告”。看来以道高德重行世,是道教的至高境界。再看门内大院,有树龄800年以上的樟树十余株,元至正十一年铸造的铜钟。玉皇殿是1993年建造的,占地600多平方米,供奉十五尊神像。私第是历代天师的住宅,上书白底兰字对联:“南国无双地,西江第一家”。前厅为客厅,中厅奉狐仙,后厅为生活之所。顺后厅而出是灵芝园,种有奇花异草,金桔银桂,是天师的后花园。私第门以西的四合院,约1200平方米,是万神集聚之所。正殿为三清殿、东侧为灵官殿、西侧为玄坛殿,院中十字甬道,珍花异木,松柏长春,千龄罗汉,叶翠葱郁。府第西后端还有水池二千平方米,是天师品茶纳凉观花赏月之所。哈哈!自誉为神仙的道士,原来也食人间烟火,又有七情六欲,而向人说教却是道貌岸然要清净而为,真是欺世盗名的伪君子!而历代皇帝出由愚民统治的需要,对张天师非常尊重,有几十位天师被皇帝赐过封号。天师府不愧是龙虎山中宰相家。

 

一位游客在论坛里这样描述天师府内的“现代天师”:道教创始以来,历代天师居住在独显尊贵的天师府内。天师府坐落在龙虎山景区的上清古镇,至今已沿袭了63代。这天师府背靠青山,门临绿水,风水和气势果然不同凡响。府内古树参天,小道纵横幽幽,泸溪河的鸥鹭常借古树栖息,庭院西北侧一滩碧绿湖水,装点出了天师府超凡脱俗,清净无为的境界。在天师府里我见到了第63代张天师,此人中等身材,微微胖胖,一副庄重的神态。他很客气的双手合一,向我问好。见着张天师,我顿时肃然起敬,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不经意间,我看见天师的未扣严实的道袍里,露出了西装领带的一角。哦,现代天师,我在心里解释。

 

一家国内媒体这样讲述第63代天师的传奇经历:上世纪30年代,曾一度流传这样的话:“绝不绝,灭不灭,六十三代有一歇。”第62代天师叫张元旭生,长子张恩溥22岁时成为第63代天师。张恩溥对道教的贡献很大,但后来张恩溥天师却携长子张允贤去了香港,次年落户台湾。1987年,第62代天师嫡孙张金涛主持嗣汉天师府后,栉风沐雨,殚精竭虑,天师府修葺一新,前来天师府谒祖的代表团已逾500个,2005年10月,来自美国、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和港、澳、台等9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名道教界人士和信徒,云集天师府,参加建府900周年的盛典。天师府重现了“道传千载源斯处,教演万法步此坛。”的辉煌。

 

 

 

第四回:一抹山水多风情,厚德载物谱新篇

 

“五一”黄金周之前,龙虎山迎来的第一桩大喜事就是在通往世界地质公园的路上,通过了“国考”。

 

国家地质公园建设,龙虎山走在全省各大名山前列,但在跻身世界地质公园时,龙虎山落后了。但在3月25日的第四批世界地质公园评审会上,鹰潭市政府向世界做出的承诺是:“我们将把一个集生态、地质、科普、旅游、休闲为一体的世界地质公园展现在世人面前!”

 

龙虎山一抹山水,寄托了鹰潭人的厚爱。

 

龙虎山的开发、建设和营销,似乎更要顺乎理,合乎道,道教崇尚天地长久、上善若水和道法自然。用浅俗的眼光和急躁的手法对待龙虎山,都不是对龙虎山文化的尊重。

 

鹰潭人尊重天师府。龙虎山中多宫观,而天师府更是自然与人文、宗教与哲思的有机交融。观其形,自然造化,鬼斧神工;体其神,人文聚结,意蕴无穷。既有自然景观的宏伟秀丽,又有风水宝地的绝好气韵。这些年,鹰潭老百姓和天师府的感情与日俱增,上清镇农民和天师府道众和谐相处。

 

鹰潭尊重景区农民。和我省任何一座名山不同,龙虎山中世代居住着农民百姓。他们既是景区的保护者、建设者,又是景区的受益者。鹰潭在开发龙虎山中,注重调动当地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在涉及景区农民利益的问题上,充分考虑农民对景区的贡献。

 

鹰潭尊重文化的力量。以挖掘和传承文化为己任。坚持了十几年的龙虎山“福地升棺”节目便是对崖墓文化的一种直观诠注,除“福地升棺”外,龙虎山还有许多文化沉淀在民间和丹山碧水中。鹰潭市委、市政府通过历次不遗余力地举办道教文化节,在办节中不断总结经验,把道教文化旅游节当成鹰潭文化旅游产品的一部分,并使其凸显出品牌效应。

 

鹰潭尊重创新的价值。在迎接即将到来世界地质公园国际顾问专家组之际,龙虎山又在向更高的目标——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冲刺。这并非好高骛远,而是通过一次次“攀顶”,不断创新景区建设模式,把景区建设得更加美好。

 

新景致,新传奇,就在龙虎山。

 

[FS:PAGE]

 

二、《江南都市报》【行走龙虎山系列之一】

 

龙虎山赤石与碧水:惊艳世界的山水相依

 

江南都市报记者黄铭、徐彬实习生王龙志

 

 

 

当代摄影大师尚·杜杰德有过一句话令人感动的语言:“摄影是片刻的化身,它选择了光线来为它发出声音。”透过桌上一张张极具震撼力的照片,我们不仅听到了龙虎山的赤石群、泸溪水在光线的游动中发出的声音,而且能触摸道(到)山峰、河流的骨骼和肌肤。作为中国国家地质公园,龙虎山以世界独一无二的大秀之美傲然屹立在中国的华东地区、江西东北部。几个世纪来,文人墨客和地质专家们招摇而来,终于发现了龙虎山的赤石与碧水,因为惊艳世界的生死相依而震响心弦。

 

【“选美”仍在中国】

 

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在“选美中国”时,龙虎山在这次“选美”大发现中因为世界无法复制的大秀之美撞击着人们的心灵。当2007年3月的春雨淅沥而至时,《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又一次把龙虎山当成中国江南的“形象代言人”。

 

2007年3月的雨将田野洗得鲜绿。通红圆润的“金枪峰”即使有刺破天空的冲动,也显得那么含蓄。远远望去,突兀却又沉稳的紫红色龙虎山好像是把地球表面最秀美的赤石群都搬来一样,集中垒在了江西省鹰潭市郊西南20(16)公里处的平原上。

 

其实,《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频频聚焦龙虎山并非偶然,因为数年前,这里已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也是首批国家地质公园。由于龙虎山为丹霞地貌,所以在2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景观奇特秀丽的赤石群,这些赤石群造就(的)出龙虎山丹霞地貌类型多样齐全,特景绝景目不暇接,有的堪称“世界级景观”,在美学观赏、地质地貌研究等方面都有重要价值。

 

“仙女岩”便是“天下第一绝景”。这是一块庞大的酷似女性下体的山岩。“仙女岩”坐西南朝东北,岩高数十丈。尤其是岩中部曾长满一堆绿油油的嫩草,披丝挂水,更给人生出许多联想。于是“仙女岩”又有了“大地之母”或者是“生命之门”之称,再与“金枪峰”遥相呼应,不得不感叹它们是天造地设的“天缘”。

 

“丹霞地貌景观类型共有26种,而龙虎山竟占23种。”龙虎山管委会副书记王斌很自信,他说龙虎山在世界丹霞地貌中一支独秀,这里全球仅有的特景绝景能引起世界瞩目绝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王斌的话并非一厢情愿,无中生有。就在3月14日至16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顾问专家、中国地质科学院教授赵逊,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国土资源部国家地质公园评委专家李凤麟,国际地科联环境管理地球科学委员会官员、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副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何庆成再次叩响龙虎山“山门”,他们认为从形态和内涵的角度来看,龙虎山所蕴含的美学价值和地质地貌研究价值简直无可挑剔,龙虎山被视为“丹霞地貌景观的典范”似乎更为适宜。

 

【赤石碧水的生死相依】

 

四大古典名著之一《水浒》在第一回中这样描写龙虎山:“千峰竟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罗倒挂”,“远看磨断乱云痕,近看平吞明月魂”,足可见施耐庵(觉得)龙虎山美得惊世骇俗,更为龙虎山凭添神秘的人文色彩。然而,当专家们深入龙虎山,却发现天地在龙虎山的赤石群上刻下了数十亿年的雕琢痕迹。

 

作为中国丹霞地貌发育程度最好的地区之一,龙虎山地质构造上属于信江断陷盆地。这个盆地在三迭纪晚期开始形成,在晚侏罗纪至早白垩世时,盆地中有活火山喷发并沉积了河湖相泥砂质岩石,为形成龙虎山火山地貌奠定了物质基础。到晚白垩纪时,盆地扩大并沉积了一套厚层紫红色河湖相的砾岩、砂岩,为形成龙虎山丹霞地貌提供了物质条件。接着,继续来自地球内部的力量在后期的地壳运动中,使龙虎山变成陆地或者山脉,在流水等外力地质作用沿岩层裂隙冲刷,侵蚀切割,加上重力崩落等,逐渐形成了龙虎山典型的丹霞地貌景观。于是,赤石群和碧水之间已经上演了亿年以上生与死的恋情,并且续写了华丽的生命乐章。

 

“龙虎山丹霞地貌,龙虎山山美水美,奇峰秀出,移步成景,它的地质地貌独具特色,有着很高的科研和观赏价值。”在龙虎山,风景区的工作人员一直这么认为。因为龙虎山的异常独特来自于龙虎山的秀美多姿,与众不同。在中国,丹霞地貌分布区有150余处,多数由于地形高差相对较大,而龙虎山地形高差相对较小,最大(高)只有240米左右,表现出一种极致的柔和俊秀之美。二是类型多样,分布集中。龙虎山丹霞地貌景观的类型有23种之多,在全国(全世界)也名列前茅,而且大多数类型的景观,较为集中地分布于龙虎山和仙水岩景区,面积约40平方公里。分面上由南到北,地形上由高到低,景观由密到疏,由密集型峰丛到形型峰林、低矮丘陵,景点之密集,类型之多样,特景绝景之众多,在国外(国内外)也(可不要)数少见。三是碧水丹崖,山水交融。明净的泸溪河,似一条蜿蜒的玉带,由南东至北西将两岸的“尼姑背和尚走不得”、“丹勺盛不得”、“蘑菇采不得”、“荷叶(莲花)摘不得”、“云锦披不得”、“仙女配不得”等惟妙惟肖的自然景观奇妙地串联起来。景在水中,水中景里,相互映衬,相互交融的特写,让龙虎山的赤石和碧水因从“洪荒时期”到如今的生死相依而惊艳世界,震响心弦。

 

【“世界级景观”将震撼世界】

 

从龙虎山山麓沿泸溪河乘竹筏西行,在七(十)里之内有99座山峰,24岩、人文景观100多处。这里的清溪绕山蜿蜒、奇峰横卧碧波,移步即景,迫使人们频频端起相机,生怕错过。

 

《龙虎山志》对与龙虎山赤石群相依相偎的泸溪河有生动的描述:清澈见底的泸溪河源于福建光泽原始森林,汇集36股山溪后,再经龙虎山入信江。然而,就是这286公里的奔腾涓流,竟有七分之一在龙虎山国家地质公园内穿山过峡,跳跃流动,在荡气回肠中让山水草木顿时充满了灵气和眷恋之情。

 

再游龙虎山,我们发现单一的角度对龙虎山产生了误读。龙虎山管委会的工作人员指着其貌不扬的“出水玉莲”说,如果登上仙人城俯视,“出水玉莲”更似天生祥瑞,栩栩如生。难怪明代诗人黄应元会说,要看此美景,连太华山都不必去了。

 

在龙虎山行走,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人走到哪里,水就跟到哪里,甚至一湾泸溪水载着两岸的赤壁绝景走进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25日晚,王斌很兴奋地给我们打来电话,说龙虎山的自然山水的审美价值和地质地貌研究价值,得到了国土资源部世界地质公园专家评审组的认可,并且入围中国区域申报世界地质公园。

 

龙虎山再次给江西人带来久违的激情。尽管中国的地质遗迹数量众多,但是否能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就需要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和国土资源部的专家学者认真甄别和评价。

 

早在2003年,龙虎山就着手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并成立申报领导小组(和三个工作小组),全面铺开申报的基础性工作。鹰潭市市长董仚生要求将龙虎山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列为鹰潭市的头等工程。于是,龙虎山关于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的工作,更像龙虎山给人的山水印象,沉着而且稳步的展开。直到2007年3月15日,国土资源部世界地质公园专家评审组成员再上龙虎山,为一处处“世界级景观”震撼时,龙虎山亿万年上演的山水生死恋情注定感动世界。

 

[FS:PAGE]

 

《江南都市报》【行走龙虎山系列之二】

 

龙虎山:遗产大时代的九洲香火

 

江南都市报记者徐彬

 

英国皇家博士李约瑟被中国古代科技的辉煌而震撼,因此,“道教将理论付诸实践,所以东南亚的化学、植物学、动物学和药物学即发端于道教”这句追根溯源的话语,也永远留在了他那本“20世纪最佳西方汉学巨著”里。在世界遗产大发现时代,来自回归传统文化的遥远呼唤,让中国道教发源地的龙虎山洗去尘埃,理所当然成为了中国古代科技的大百科全书。半个世纪以来,源于对赤石和碧水的生死相依的感动,以及灵魂深处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者的那种敬畏,龙虎山在遗产大时代终于燃起了令世界尊崇的九洲香火。

 

【厚重的大百科全书】

 

龙虎山特殊的地质科学意义,绝有的自然属性和非凡的美学观赏价值,已经引起世界地质专家的认可。2007年3月25日,作为世界地质公园仅有的两个候选者之一,中国政府决定将记载着地球史诗的龙虎山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由此注定在今年6月,龙虎山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们有一个美丽相约。

 

“龙虎山不但具有一定规模和分布范围的地质遗迹景观,而且融合了其他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构成了独特的自然区域。”4月1日,难抑自豪的龙虎山管委会副书记王斌认为,能构成龙虎山独特自然区域的人文景观,就是牢牢根植在丹山碧水中近两千年的中国道教文化。

 

龙虎山上清古镇东首,雄伟静谧的上清宫穿透了茂密的板栗林。

 

赫赫有名的上清宫始建于东汉。相传1900多年前,道教始祖张道陵乘舟从鄱阳湖飘摇到信江,不竟让他惊叹眼前的碧水丹山,正是苦寻多年的修炼之所。此后的第三个春秋,张道陵焚薪炼丹而成时忽见丹炉四周,龙虎咆哮相绕,龙虎山因此得名。龙虎山也因此成为名满天下的中国道教的发源地。道教因此而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影响着中国哲学思想、文学艺术、民俗风情以及自然科学等众多领域,在世界文明史中不可撼动。

 

上世纪中叶,国学大师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一书中很早就指出:“道教有征服自然的科学精神,对中国科技史有兴趣的人,可以从道士的著作中找到许多资料。英国皇家博士李约瑟也为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吸引,风尘仆仆地来到中国研究中国古代科技。面对中国古代科技的辉煌,李约瑟震撼之余也陷入了中国为何在近代陷入了落寞的困惑。尽管如此,李约翰还是在他的巨著中由衷感叹,“道教将理论付诸实践,所以东南亚的化学、植物学、动物学和药物学即发端于道教”。然而,大半个世纪过去了,就在这世界遗产大发现的时代,在回归中国传统文化的呼唤中,中国道教发源地的龙虎山如冯友兰、李约翰所说的那样,终究洗去了历史遗留下来的尘埃,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中国古代科技追根溯源的大百科全书。

 

【无可动摇的新诠释】

 

清代龙虎山大上清宫全貌图上,层层叠叠的上清宫建筑群卧在龙虎山中,宫门前泸溪水上小舟飘荡,祭祀上香着络绎不绝,谓为壮观。张道陵嫡传裔孙、第63代张天师张金涛说,龙虎山上清宫已然穿越时空1700多年,历代皇室均进行修建和扩建。仅仅在明朝,修建次数竟达7次之多。殿宇宏伟成为中国道观之首,素有“神仙所都”、“百神受职之所”的声望。

 

保存在上清宫内的《上清正一宫碑》记载:“时宫中学道者常数千百人”,足见其辉宏气度。从文字上看,上清宫建筑以三清殿、玉皇殿为中心,有2宫12殿24院,分八门四方,辉煌时,上清宫和皇宫相比,其造型完全相同,仅仅在高度上低皇宫一尺。可见,龙虎山天师道在中国道教中无可动摇的地位。

 

2007年4月,距离上清宫1公里远的天师府里,龙虎山管委会工作人员说,修筑门楼的很多铭文青砖本身就是“古董”。

 

历史中的天师府原称“真仙观”,建在龙虎山脚下,宋崇宁四年,始建于上清镇关门口。元延佑六年,迁建至今上清古镇以西。明太祖洪武元年,赐白金360两,在今址上清镇中心重建。后又经十多次修建,现存木构建筑均为明清遗物。1983年国务院颁布其为全国重点宫观保护单位,1987年列为全国21座重点道观之一对外开放。

 

从张道陵在龙虎山创立道教,奉老子《道德经》为道教主要经典,一直到63代天师在龙虎山传授天师道,龙虎山在21世纪的文化重新认识中,引起全球的关注。对龙虎山天师道研究颇深的日本现代著名东方文化学家酒井忠夫曾经说,“道教与中国广大的群众有密切的关系,其密切程度,并不在儒家的关系之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的国教,要想了解中国人民和社会,不可不研究道教”。然而,作为中国道教第一山的龙虎山,不仅传承了5000年前老子的道家思想,而且将道教的经典延至时今。

 

在泸溪水边,那些耸立的“孝子哭坟”、“仙女岩”、“望儿峰”等罕世绝景,彰显着龙虎山和谐宽厚的精神,更使龙虎山祥云缭绕,万物相亲。于是,龙虎山在神秘语境中诠释着中国传统文化,并且永恒的保留着这种值得全人类尊崇的精神。

 

【百神赐福的灵域】

 

史料记载,龙虎山道教最兴盛时期,建有10座道宫、81处道观、36座道院,在中国道教仙山里,密度和规模绝无仅有。《水浒传》对上清宮的仙都风貌作过极为精彩的描写,从而使这座石老道宫显得更加神奇,更加令人神往。

 

在龙虎山,人们喝着善恶古井里的水,企盼在梦床上求得成真美梦,面对神树口中默念着。因为道家被青春的姿态和颜色所打动,并认为驻颜可以有术,不老也可以有方,所以天师府作为历代天师生活起居之所和祀神之处,如今具有浓烈的红尘色彩、周详的人间关怀,以及深切的民间生活追求寄托。

 

中国道教对我国大地名山间10处相传为上天遣群仙治理之所、36处相传为上仙治理之所和72处相传乃上帝命真人所治之地,分别称为10大洞天、36小洞天和72福地。而龙虎山鬼谷洞被列为36小洞天的15洞天,名贵玄司真洞天;龙虎山在72福地中被列为32福地。所以,龙虎山是中国道教的洞天福地之所。作为“百神受职之所”,龙虎山天师府内东方万神集聚的“万法宗坛”便是张天师的私宅祀神场所。在这里,张天师仍然供奉着三清、四御、三官、五老以及东祀的司法神王灵官、西祀的财神赵玄坛、俱碧瓦和朱楹之神。1985年,龙虎山已经供奉了玉皇大帝、金童玉女、十二天君、张道陵、关公、送子娘娘等48尊神像。面对东方诸神,来自四海的红尘男女深感龙虎山是百神赐福的灵域。

 

如今的天师府豫樟蔽日,殿宇巍峨,香烟缭绕,恍若仙境。其将宫观与王府建筑和为一体的道教领袖私第园林,在中国是仅有的。早在宋代,碧水丹山的龙虎山便形成了“南有天师世家,北有孔府世家”的格局。

 

就在2005年央视报道全球联合祭孔时,我们再度回味鲁迅先生所说的“中国根祇全在道教”,就会发现大半个世纪以来,源于对赤石和碧水的生死相依的感动,以及灵魂深处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者的那种敬畏,龙虎山在遗产大时代终于燃起了令世界尊崇的九洲香火。

 

2007年,注定了龙虎山为自己预约了一个祥和而且美好的未来。

 

[FS:PAGE]

 

《江南都市报》【行走龙虎山系列之三】

 

龙虎山悬棺:2600年前的“仙人遗蜕”

 

江南都市报记者黄铭

 

2600多年前的春秋战果时期,古越人在碧水丹山的龙虎山给我们今人留下了至今未能破解的千古之谜——悬棺。尽管龙虎山管委会依旧悬赏40万元求解悬棺的答案,但全世界的高手都未能将这笔摆在眼前的现金囊入怀中。即便由中国社会科学学院、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及联合国科教文卫组织等单位组成的最大规模的古悬棺科考队也同样对龙虎山上的200多座悬棺墓葬百思不得其解。

 

最早的悬棺在龙虎山

 

龙虎山不仅有着令世界地质学家震撼的丹霞地貌,有着辉煌而灿烂的道教文化,其历经千年依旧悬于壁立千仞之上的古越族悬棺墓葬同样备受世界考古学家的瞩目。对龙虎山的悬棺墓葬,宋人晁补之在他的《鸡肋集》中记载“出游龙虎山,舟中望仙岩,壁立千仞不可上,其高处有如包囷,棺椁者,盖仙人之所居也”。这位宋人在未能了解悬棺墓葬究竟是如何葬入壁立千仞的山崖之上的谜团后,只能用“仙人之所居”来解释它的存在。

 

意大利驻中国大使馆科技参赞科松希在参加了龙虎山悬棺墓葬的科考后,用他世界级科考地位的声音宣布,龙虎山悬棺群在东南丘陵地区乃至在世界,都属于时代最早、最为集中的罕见的悬棺墓葬群。

 

我国悬棺墓葬分布集中在东南丘陵地区、长江上游地区和西江地区。龙虎山悬棺墓葬群在形成以后,悬棺墓葬这种葬礼方式才逐步从东南丘陵地区向西部发展,印证了悬棺墓葬文化的传播,同时,揭示出中国多民族文化交流的过程和特点,反映了多元文化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极强的包容性。据相关史书记载,悬棺墓葬主要分布在我国江西、浙江、湖北、四川和台湾等11个省市,几乎覆盖了长江以南地区。我国南方自商周青铜器时代至明清直至近代,都有悬棺墓葬的习俗。龙虎山悬棺墓葬文化在向西部延伸的同时,又从东南丘陵地区向海内外发展,影响波及东亚南部地区。日本、菲律宾、越南、泰国、缅甸、印尼,甚至大洋洲等地都有悬棺崖墓葬群,但在时间上都晚于江西鹰潭龙虎山。

 

作为中国道教文化发祥地的龙虎山,同样是我国悬棺墓葬最密集的地区。目前,龙虎山发现202座悬棺墓葬。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科考队成员高崇文认为,龙虎山悬棺墓葬之所以这么集中,与龙虎山碧水丹山的融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龙虎山的山水灵气,产生了当时的古越族人这种独特的墓葬方式。

 

留下的是千年未解之谜

 

2600年前的古越族人是如何将棺木吊入离泸溪河水面近百米的山洞?当时的古越族什么人才能享受悬棺墓葬的待遇?采取这种绝壁洞穴内的墓葬法其表现这怎样的目的与意义?一个个疑问犹如雾中的鲜花,让人难以看清的同时,团团迷雾亦给龙虎山披上了一层令人深深向往的神秘面纱。

 

早在上世纪70年代,龙虎山悬棺墓葬就受到国内考古界的高度关注,江西省博物馆考古专家刘诗中在他的考古专著里记录了当时对悬棺墓葬的考古发现。1978年,江西省文物考古部门对龙虎山悬棺墓葬进行了首次初步的考古发掘,当考古专家登上宽敞的山洞时,眼前的景观让他们震撼,随之清理的18座洞穴内,发掘的棺木37具中,出土了包括绢、陶器、青瓷、麻布在内的一批春秋战国时期的珍贵文物,更让考古学家对2600多年前的悬棺墓葬充满了兴奋与激动。

 

被业内誉为“中国通”的韩国国立文化研究所申熙权博士对中国战国以来的古城、古都颇有研究。在看到龙虎山的悬棺墓葬后,这位“中国通”异常兴奋,他说,龙虎山悬棺墓葬数量之多,历史之悠久,堪称世界之最。

 

2005年,为了更深一步了解龙虎山悬棺墓葬,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哈佛大学、韩国国立文化研究所等国内外知名学术机构的20余名专家学者,对崖墓悬棺墓葬地的选择、棺木的吊运、墓主人的身份及族属、墓葬形制、葬品文化特征及历史价值等作出了全面的发掘和考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龙虎山崖墓科考组专家召集人刘庆柱教授在对悬棺墓葬进行认真考察后称,尽管这次科考有了不少新的发现,为诠释龙虎山悬棺墓葬文化作出了新的努力,但悬棺墓葬仍然是个千古之谜,要科学地揭开悬棺墓葬之谜,尚需经过长期艰苦的科学考察和研究论证。

 

“升官”表演诠释悬棺文化

 

龙虎山悬棺墓葬数以百计,都镶嵌在悬崖峭壁上,下临深潭,高悬半空,最高者离水面三百余米。远远望去,星星点点,大小不一,大者如船,小的如盒,数量之多,位置之险,年代之久,文物之富,均为中外考古学家所称道。整个悬棺墓葬群如一幅巨大的历史画卷,它和历代天师的故事联系在一起,更为龙虎山增添了浓重的神秘色彩。

 

1989年6月,古代机械专家、上海同济大学机械系副教授陆敬严在他组织的一个课题中,用原始的机械吊装悬棺,初步揭开了悬棺墓葬的冰山一角。现在,当地的旅游部门还原、展示了当年吊装悬棺的惊险过程,作为游龙虎山的游览节目之一,吸引了不少游客的眼球。

 

为游客重现当年吊装悬棺全过程的是当地一户老药农家,目前,李家3兄弟已经将这门绝技传授给了只有19岁的后人李志明。去年,李家4人接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2名攀岩高手的挑战,徒手从山顶向下攀岩。龙虎山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比赛开始后,李家4人用跑步的速度从陡峭的山崖往下冲,整个过程仅用了17秒,比攀岩高手最快的成绩少了20秒。为游客表演“升官”的李家4人告诉记者,从最初的一场表演到现在,他们已经连续14年风雨不断,每天2场次的进行表演,有时节假日还要加场表演,初步估算,他们演出的场次已经达到1万多场次。

 

龙虎山观看悬棺吊装表演可谓惊心动魄,在李家4人紧张而刺激的表演中仅用20分钟,就将重重的棺木从泸溪河上升至半空的洞穴中。试想一下,2600多年前的先人,居然能把几百斤重的棺木,用如此原始的工具吊装上去,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尽管现在用原始的方式展现了悬棺的过程,但真正的悬棺之谜,至今并未全部揭开。它留给后人的是无尽的遐想与探索。

 

[FS:PAGE]

 

三、《信息日报》龙虎山系列报道之一

 

龙虎山:碧水丹山天下无双

 

信息日报记者毛江凡、洪怀峰

 

开篇语“行尽江南最远山,却寻千越上溪滩”这是宋代文学家晁朴之在游完龙虎山后写下的名句。煌煌千年,历经岁月沧桑,今天的龙虎山却更显巍峨峥嵘——碧水丹山造就的瑰丽奇观早已誉满天下,道教祖庭的厚重传承依然熠熠生辉,而千古未解的崖墓之谜仍在引人遐想……

 

今日起,本报将陆续推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中国道教圣地“龙虎山”系列报道,让我们带你走进洞天福地龙虎山,共同感受亿载沧桑造化的碧水丹山奇观;用心领略中国道教露天博物馆的千秋人文;躬身探秘神秘莫测的古越摩崖悬棺之谜——让我们在行走与聆听之间,感受龙虎山的博大与深邃——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历经1亿2千万年的孕育,天地造化出浩瀚宇宙中瑰丽的奇观——龙虎山地质遗迹丹霞地貌。这里的山体经过自然界的风化剥蚀及造山运动,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峰峦岩窟、奇山怪石。而这还不够,也许冥冥中上苍注定要让龙虎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除了世间罕见的丹霞地质奇观,还为龙虎山造化了一条碧水似染、晶莹透底、沁人心脾的泸溪河。

 

泸溪河经武夷山原始森林发源,一路逶迤进入龙虎山,似玉带串起两岸珠玑,点缀着龙虎山99峰、24岩、108处自然和人文景观。满眼望去,丹崖碧溪,群峰倒影,宛若十里画廊。难怪宋代文学家王安石游龙虎山后,欣然赋诗云:“湾湾苔径引青松,苍石坛高进晚风;方响乱敲云影里,琵琶高映水声中。”

 

历经千年洗礼,跨过岁月涤荡,如今的龙虎山,先后摘取了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4A”级旅游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森林公园等多项国字号招牌。令人欣喜的是,3月25日从北京传来喜讯,龙虎山在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中脱颖而出,角逐最后的桂冠指日可待——

 

龙虎山十景演绎不老传说

 

置身龙虎山,尤其是来到仙水岩景区,但见怪石奇岩,满山纷陈,随处是景,目不暇接,每处怪石奇岩静静伫立,越过千年风雨,守望沧桑岁月,演绎着一个个百听不厌的不老传说。

 

仙水岩包括仙岩和水岩两个部分,仙岩由二十四座大小、形态各异的山岩及其岩洞所组成,造型奇特。有的雄伟壮丽,有的玲珑纤巧,绵亘2公里,倒映河中,山水共妍;水岩在旱仙岩北面,紧靠泸溪河两岸,以临水而得名,山崖陡峭,壁立如屏,藤蔓垂挂,恍若仙境。更为令人神往的是,仙水岩的十大美景还有着传承千年的不老传说——

 

一景:男女相依的情侣峰。《龙虎山志》载“雌雄石,在仙水岩下,两石如人,抵背而立。据传雌峰叫志贞,长得聪明貌美,当地一个大财主要娶她当“二房”,志贞不从,乃遭毁家伤夫之难。为了救她夫妇出苦海,张天师祭起定身法,将他们化为石,立于河边。这已经成为有情人表达爱情的见证。

 

二景:含风不动水中莲。相传白莲仙女违犯天条法规与龙虎山农民柳青结婚,玉帝派天兵下凡捉拿。她宁为玉碎也不回天庭,结果附地自焚,落入泸溪河化成了含风不动的水中莲。

 

三景:形象逼真的仙桃石。传说仙桃来自皇母娘娘的蟠桃会。当时孙悟空因没有接到请柬而十分恼怒,大闹天宫,随后携带仙桃迳直朝花果山飞去,飞经龙虎山时,打了个喷嚏,仙桃跌了下来,化成了仙桃石。

 

四景:天师炼丹的丹勺岩。西汉末年,龙虎山有个冬不衣,夏不浴、浑身长绿毛的“绿毛仙”,隐居在碧鲁洞用这把勺子炼丹。东汉年间,玉帝为了支持张道陵到龙虎山炼丹传道,将“绿毛仙”召回天庭,丹勺就留下来给张道陵,这样张道陵的九龙神丹就更灵验了。

 

五景:红紫斑澜的云锦山。传说这是一块披肩布,为七仙女亲手织成,后玉帝急召七仙女回宫,便留下了这件珍贵的纪念品。游遍名山大川的张道陵从翻阳湖上溯至泸溪,见云锦山如此壮美,便在此结庐炼丹,丹成而龙虎现,云锦山才改为龙虎山。

 

六景:漩涡翻滚的道堂岩,又称“道堂坐不得”。道堂即道观,据传此石为一只三脚龟所变,张天师要在石顶上建玄武观,三脚龟不肯,将头一伸,道堂倒塌。天师大怒,拔出宝剑镇住龟头,不准缩回,就成了如今险恶幽深的崖洞。

 

七景:孤峰独秀的钟鼓石。传说石鼓原是神鼓,它先投奔张天师,后到龙虎山下择居。石鼓敲一下,国泰民安,敲两下,风调雨顺,敲三下,五谷丰登……成为龙虎山吉祥如意的象征。

 

八景:天师试剑的试剑石。据传张天师初到龙虎山炼丹,土地爷不肯:“这是我管辖的地方,岂容他人落脚?如何你真的道法通天,且用你的宝剑将此山劈开如何?”天师听罢,拔出宝剑念念有词,一剑下去,入石十分,巨石截然两断,故曰试剑石。

 

九景:横溪枕流的玉梳石。传说它是昆仑山上生长了千年的黄杨木精变的御梳,为皇后娘娘所专用。黄杨木精想下凡,故在皇后梳头时变出一条大蛇,吓得皇后逃命,御梳跌了下来,化为玉梳。

 

十景:华厦唯一的仙女岩。它已经与广东丹霞山阳元石结为秦晋之好,于1995年8月18日举行了“结亲庆典”,成了旷世奇缘,风流佳话。我国著名散文家石英曾作《仙女岩记》立于岩前,称此石为“华厦之唯一,域外更无双”。形容参观者之盛况为“寻根者日夜兼程,膜拜者水陆并进”。故称为“天下第一绝景”。

 

亿载沧桑造化旷世奇观

 

3月的江南,油菜飘香,春风拂过,起伏荡漾。这样的季节,当你把脚步停留在龙虎山,不仅可在这里领略丹山碧水的曼妙风情,触摸历经风雨侵蚀千年兀立的巨磐峭石,还可感受亿载沧桑造化的瑰丽神奇……

 

龙虎山孕育于宇宙洪荒,它的旷世奇观,是大自然的眷顾与给予,只要你走进龙虎山,你就能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座座形态各异的丹山拔地而起,满眼望去,铜红的岩石灿若西天的彩霞,这就是龙虎山的一绝——旷世珍品丹霞地貌。

 

地质学家黄进先生早在20世纪80年代,对我国丹霞地貌的形态精辟地概括为“顶平、身陡、麓缓”六字。他将丹霞地貌定义为:“发育于侏罗纪到第三纪的厚层紫红色砂、砾岩层之上,沿垂直节理由水流侵蚀及风化剥落崩塌,形成顶平、身陡、麓缓的方山、石墙、石峰、石柱等奇险的丹崖赤壁地貌称丹霞地貌。”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专家认为,龙虎山丹霞地貌是人类的瑰宝,是研究地球演化进程的一部教科书。因为我国丹霞地貌区的景观类型有26种,而龙虎山丹霞地貌景观类型就有24种,其齐全程度,在全国同类型风景区中独领风骚,是不可再生的宝&